当前位置:大家游平台情感你敢跟别的男人走试试(你敢跟别的男人接近)
你敢跟别的男人走试试(你敢跟别的男人接近)
2022-11-07

“怎么不是你想的那样,很失望?”男人眯着眼睛打量着。

“给你。”放在隔板上,她便扭头出去了,多看一眼这个男人,都怕她会原地去世。

林夏夏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人便倒在了沙发上。

至于早上的惊叫,更让她抓狂!

翌日。

林夏夏朦胧间睁开了眼睛,手指动了动,脑子清醒了起来,瞬间便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她怎么会在床上。

衣服……衣服……

心里后怕,开始检查自己,见没有差错,心才又放了回去。

不对,她昨晚不是在沙发上睡得吗,怎么就在床上了呢,那陆正阳那个王八蛋呢?

看了一眼身旁的浴袍,真是捶足顿心都有了。

“叮叮叮……”

慌乱中,手机响了。

“什么事,吴大主任!”她对这个自持甚傲的男人可没有什么好感。

吴海清一听这口气就知道是不爽他,“大早上就这个口气,吃枪药了,找你有点事,来趟医院。”

“什么事,我可是被罚过的人,哪里敢啊。”

“行了,你就别贫了,就当是还债了。”

“你什么意思?”

吴海清要不是因为时间紧张,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呢,“意思就是你欠我的钱,我不要了,赶紧的。”

还没有等她在开口,那头就先挂掉了电话,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求谁办事情。

福利院门口。

“吴海清,你搞什么,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我还以为你是让我来给你顶两天晚晚的班呢。”

吴海清没有说话,只是笑笑,“走吧,毕竟你只是来还债的,听我的就行。”

就这样稀里糊涂被他拉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大海哥哥。”

“大海哥哥”

“大海哥哥来了!”

………………

就这样,没一会,她便被一群可爱的孩子带着欢乐和美好给包围住了。

这一点倒是蛮让人意外的,他竟然和这些孩子这般熟悉,仿佛,他就是和他们一起长大一般。

吴海清扭头看了看,并没有说话,只是和眼前的小朋友们打成了一片。

嬉嬉闹闹的欢乐声,倒是让放松了不少,她似乎也很享受这种被孩子们喜欢的欢愉。

“大海,你来了。”

“院长!”

林夏夏收起了玩闹,安静的站在他身边看着迎面而来的女人,面色和蔼,笑容真挚,脸上、眼角的皱纹配上满头的白发,让她看起来更加沉稳。

“大海,这是新交的女朋友吗?真好看!”

夏夏被老人热辣的目光看的小脸灼热,不好意思的底下了头,用脚示意这个男人,赶紧解释啊。

吴海清但是一副确有其事的样子,丝毫不理会身旁的提醒,道:“院长,好些日子没有过来看你了,所以今天特意过来看看这里的情况,我听说,这里是要被拆了,是吗?”

一提到这,老院长便收起了笑意,“还在协商中,你难得过来,就先不说这么令人难过的事情了,嘟嘟都埋怨你很久没有过来看过她了,你确定不去看看吗?”

“去,马上去,我来就是特意来看她的。”

林夏夏原本还想问他,为什么不跟院长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哪知,还没有开口,就被他紧紧拉住了往前走。

搞什么?

她是第一次来福利院这种地方,这里除了提供孩子学习,休息,成长的地方外,竟然还有单独的医院,只是没有她们医院齐全而已。

在进门口前,吴海清猛的拉住了她的手心。

十指相扣!

他?

到底在搞什么。

“嘟嘟,大海哥哥来啦,你不是最希望我给你带个嫂子吗,今天我给带来了,你看。”

病床上的小女孩,已经没有办法开口讲话了,嘴巴上接着氧气罐和呼吸机,头部也是用纱布裹着,肚子上也插满罐子。

她是一个实习医生,自然知道这是意味什么。

脸色也紧张了不少。

吴海清松开了她的手,从包里拿出了一件小玩偶,放在了床头,“嘟嘟,以后要是想我的话,就看看这个玩偶,这就是我,会永远的保护着你!”

林夏夏听着都是他一个人在说话,床上的小姑娘,也只是偶尔的眼神交流。

“嘟嘟,你别着急,哥哥答应你,会让你重新健康的站起来的,你要坚强,知不知道,还有要听院长妈妈和医生的话,乖乖的!”

检查完嘟嘟的身体,又和院长聊了很久他们才离开。

林夏夏难以置信,他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

“喂,大姐,不是吧,你这么看着我,会让我注意力分散,很难开车的啊。就算沉迷于我的美色,也不能连命都不要了啊。”

她收回上午的话,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男人都一样。

吴海清笑笑,继续道:

“你回哪里,宿舍还是回家?”

这不是让她为难吗?

她说她要去仲苑,会不会被误会!

“……”

“怎么了,这个问题很难吗?还是你有约,不过这三更半夜的,你打算和谁约会,你的小姐妹这两天可是请假了,你……”

林夏夏忙开口,打断他的意想,“说什么呢,回仲院。”

仲院?

吴海清没有料到。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受害者。”反正瞒得了今天,过不了明天,还不如早点交代了,更何况那个王八蛋上次在医院闹的那么凶,还有谁不知她和他的关系!

“你不是被包养了吧,林夏夏,你忘了你还没有毕业,万一在闹出之前的品德败坏事件,你还想不想当医生了。”

林夏夏就没有指望他狗嘴里吐出象牙来,狠狠拧了一下他的胳膊“你才被包养,你全家都被包养,说什么呢,你别给我乱造谣啊,要是在医院我听到什么,就拿你是问,故事很长,改日再说。”现在还不是兜底的时候,更何况他们可是有合同在身,要是这个时候给外界放了风,那不是自寻短见吗?

“行了,你就给我放前面路口吧,我自己走上去!”

“怎么,怕误会啊!”故意挤兑着,顺势解了安全带。

她也懒的跟他争,便由着他跟着自己了。

不多时,嬉闹声停止在了仲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