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家游平台情感工地临时夫妻(工地上临时夫妻之间的情感)
工地临时夫妻(工地上临时夫妻之间的情感)
2022-09-19

进了腊月就离年越来越近了,今天是王永和秋萍认识的第268天。工地停工了,工人们也都各自回家了,拿到钱的心情愉悦,反之则忧心忡忡。王永和秋萍不用为钱心焦,他们的工钱三天前就结清了,没有着急回家是因为舍不得对方,也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在一起?所以,这几天他们多数时间都呆在出租屋里。没错,王永和秋萍就是工地上的“临时夫妻”。

30岁的王永来自四川,结婚不到半年就离婚了。原因是媳妇爱打麻将,王永挣得辛苦钱大半都被她输在麻将桌上了。这媳妇输了钱回家就拿王永母亲撒气,王永气不过,去找岳父岳母告状,结果反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由于自己常年在外地打工,王永怕母亲一个人在家受气,就提出了离婚。两人没孩子,媳妇自我感觉不愁嫁,便欣然同意了。一段仅仅维持了半年的婚姻,就这样结束了!

秋萍家是河南的,32岁的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秋萍能吃苦耐劳,持家过日子精打细算,是左近难寻的好媳妇。然而,嫁的男人却不争气,好吃懒做不说,还喜欢喝大酒,但凡有点不顺心,就借着酒劲耍酒疯。这些年,秋萍也曾想过离婚,但看着泪眼汪汪的两个孩子,就又舍不得了。她也求过丈夫,劝他好好过日子,哪怕是为了孩子。丈夫当时答应得挺痛快,结果没两天就忘得干干净净,有时候反而会更变本加厉。秋萍对他失望透顶,但日子还要过,只好跟老乡出来干工地,她用瘦小的肩膀挑起了全家的重担。

两个生活中的苦命人,隔山隔水相遇在苏州的某工地,应该说是缘分!王永是木工,秋萍是分配给他打下手的小工,他们的感情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最初王永不想要秋萍,他嫌女人麻烦,干活不行事还特多,因为多数女人在工地都是靠关系、混日子挣工资的。不过,秋萍第一天干活,王永就改变了对她的看法。别看秋萍外表柔弱秀气,其实她跟老乡已经在工地干了好几年了,手脚麻利还有眼力劲,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熟练工。王永心里庆幸,嘴上却没说啥。

转眼工地开工有一个多月了,这些日子秋萍很少和王永说话,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也只限于;“哎、把那个给我”,或者是“你去把啥给搞了!”等几句工作中寻常的对话。除此之外,大家都是埋头各干各的活。休息时,王永坐那发呆,秋萍也跟着发呆,俩人谁也不主动和对方说话。有爱开玩笑的工友就说:“看了吗?人家这才叫默契呢!”王永听了就笑,秋萍则害羞地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

其实在空闲时,秋萍曾偷偷打量过王永,她觉得王永并不像一个常年混迹于工地的建筑工人。他身材不高,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透露着坚毅,不太爱说话,眼神里常带有一丝忧郁的神情。而且他永远穿得很干净,即便身上被汗水打湿,也没有刺鼻的汗臭味。在一起时间长了,秋萍就莫名喜欢上王永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皂味。一直以来,王永的眼神都让秋萍感到好奇,他究竟有怎样的故事?

不单单是秋萍对王永好奇,王永也暗中留意秋萍有些日子了。他发现秋萍不太合群,工地上也有其他女工,但秋萍从不和她们一起说笑,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端着饭碗找清净地方去吃。秋萍吃饭很快,别人刚吃了一半,她已经把碗刷好了。有一回,王永故意趁秋萍吃饭时从她身边走过,看到王永走来,秋萍马上用手把碗盖住,羞得满脸通红。不过,王永还是看到了,秋萍碗里只有馒头和榨菜。王永就有点担心了,干体力活营养跟不上可不行,他怕瘦小的秋萍会有一天会坚持不住的。

从那以后,王永就刻意照顾秋萍,宁可自己挨累,也不让秋萍干重活。吃饭时他会故意找话和秋萍说,借机把自己的饭菜偷着分给秋萍。起初秋萍躲闪、拒绝,但时间长了就慢慢接受了。那些天,秋萍能感觉到王永看自己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了,她明白这炙热的眼神意味着什么!她心里喜欢王永,但又害怕,她知道自己一旦陷进去就会万劫不复,一个结婚成家的女人还配拥有这样的爱吗?秋萍很矛盾,却又不舍,那段日子她经常失眠!

经过无数个漫长黑夜的煎熬,最终,秋萍决定坦然接受王永对她的爱!其实更应该说,是和丈夫十几年无爱的婚姻让她走出了这一步。秋萍知道像“临时夫妻”这样的男女关系,在工地上还是有的,但她们多数都是为了钱,你管我吃喝穿,我陪你睡觉,走的时候一别两宽,各不相欠,以后也不会再联系。秋萍不想这样,她不贪图王永的钱,她是打心眼里喜欢王永,她不想让他们的感情和金钱扯上一丝丝联系,她需要一份单纯的爱!

南方的天气与北方不同,还没入夏就已经很热了。这天,秋萍穿得清清爽爽来上班,工地上就有人起哄说:“秋萍今天穿这么漂亮,是不是有啥想法呀?”秋萍破天荒地没有害羞,反而大眼睛忽闪着看向王永。王永就盯着秋萍看,从她眉眼间的羞涩中读懂了答案!下班后,俩人故意走得很晚,然后一起回到王永的出租屋。就这样,秋萍和王永成了工地上又一对“临时夫妻”!

他们应该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吧!两个人住在一起后,王永做饭,秋萍就给他打下手,王永收拾屋子,秋萍就洗洗涮涮,俨然是一对正式夫妻样子。同居这几个月,他们如热恋中的男女,为这间异乡简陋的出租屋增添了许多温情!

王永会吹笛子,每次晚上和秋萍一起散步,王永就吹给她听,秋萍靠在王永肩上,听笛声悠扬,思绪就随着旋律越飘越远,她多么渴望属于她和王永的世界永远这样安宁,没有人打扰······

但,他们最终还是要分开的!入冬以后,苏州的天气是湿冷湿冷的,秋萍身子单薄,就有些受不了。王永心疼秋萍,他买了炉子,又从工地找来木材废料给秋萍取暖。那些天,俩人经常围着火炉一句话也不说。他们彼此都明白,天冷了,就要分开了,属于他们的爱情故事将会结束,这段“临时夫妻”的露水情缘终究会以各奔东西而散场!所以,他们越发珍惜在一起的点滴时间!

进了腊月后,工地终于停工了。结完工钱,王永非要带秋萍去商场逛一逛,秋萍不想去,她知道王永要给她花钱。王永就生气,不由分说拉起秋萍就走,秋萍说不许乱花钱,王永满口答应,俩人才算一起逛了个商场。王永给秋萍选了一件长款的羽绒服,长度能达到膝盖以下,因为秋萍总念叨腿冷。秋萍试了一下真的挺合身,但一看价钱要两千多元,就吐了吐舌头,赶紧放回去了。王永执意要买,秋萍就用走来威胁他,王永没办法,只能作罢。

最后,秋萍给自己挑了一套纯红色的内衣,她说回去要穿给王永看,又替他选了一条腰带,加起来一共花了两百多块钱。逛完商场,俩人又一起吃了面,这才溜溜达达回到出租屋。

秋萍的票是提前从网上买好的,王永比她迟一天走,他要先送秋萍。临别的前一天,秋萍缠着王永不让他离开自己半步。夜晚,缠绵过后,她紧紧搂着王永的脖子,大颗的眼泪落在他脸上。秋萍一夜没睡,她只想多看王永一眼,因为这一别,或许就是永远不能相见!

下午,王永买了站台票,把秋萍送上火车。秋萍终于要走了,火车开动了,秋萍隔着玻璃死死盯着王勇,直到他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视线里,她才收回目光。火车飞奔,秋萍的眼泪无声滑落,她心里默念:“我爱的人,无论你今后在哪里,请不要忘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