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家游平台情感总裁是个偏执狂(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总裁是个偏执狂(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2022-09-19

我笃信“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句格言。我不记得此言出自何时何地,但事实是:一旦涉及企业管理,我相信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安迪·格鲁夫

文 / 吴晓波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仅凭这个书名,它就足以横行百年。

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出现了三位巨星级的职业经理人,他们个性鲜明,治业有道,均在危机时刻把庞然大物拉出泥潭,而且一改躲于幕后的传统,乐于传道分享,并各有一本超级畅销书行世。

他们是通用电气的杰克·韦尔奇(著有《赢》)、IBM的郭士纳(著有《谁说大象不会跳舞》),以及英特尔的安迪·格鲁夫(著有《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安迪·格鲁夫(1936—2016年)是一个出生于匈牙利的犹太人,20岁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美国。1968年,他与鲍勃·诺伊斯、戈登·摩尔一起,在硅谷创办了英特尔公司。

安迪·格鲁夫与鲍勃·诺伊斯、戈登·摩尔

很长时间里,在“英特尔三人组”中,格鲁夫的名气是最小的。诺伊斯是集成电路的联合发明者,摩尔更是以著名的“摩尔定律”而广为人知。在一开始,格鲁夫是诺伊斯的助手,但很快他在管理上的天赋展现了出来,1979年,他被任命为公司总裁,主管研发和生产。

有媒体评论说:

没有诺伊斯,英特尔成不了大公司;没有摩尔,英特尔成不了技术领先的公司;没有格鲁夫英特尔成不了高效率的公司。英特尔的三驾马车每个人都很重要,但他们三人的合作更重要。

英特尔早期的重要产品是电脑中的半导体内存。1970年,英特尔开发出了世界第一款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用于替代之前的磁芯存储器,很快占据了半导体内存的半壁江山。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英特尔成长为全球最大的计算机硬件制造商。

但是进入1980年代,大势陡变。日本半导体公司凭借极高的性价比、先进的技术、高效的生产线投入崛起,存储器市场由“美国内战”变成了“美日对决”。格鲁夫在书中描述说,

当时从日本参观回来的人,把形势描绘得非常恐怖。日本生产的半导体内存质量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计。

1980年,日本半导体内存只占全球不到30%的销售量,而仅仅五年后,不可能的情况发生了,日本实现了对美国的反超,包括英特尔、德州仪器在内的所有美国公司俱告亏损。

1985年的一天,格鲁夫来到摩尔的办公室。过去的一年,英特尔高层是在无休止的彷徨和争吵中度过的。

有人提出建一个巨型存储器工厂,如同当年的太平洋战争一样,与日本人面对面地硬打一仗;有人提议采用差异化战略,生产特殊用途存储器;还有人认为应该加大技术投入。

格鲁夫望着窗外,远处一座巨大的摩天轮在缓慢地旋转。他问意志消沉的摩尔:“如果我们被裁,董事会请来一位新的CEO,你觉得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

摩尔犹豫了一下,回答:“他会放弃半导体内存。”

格鲁夫想了一会说:“那就让我们自己来做这件事吧。”

1986年,英特尔出现创业以来的第一次亏损。第二年,格鲁夫临危受命升任公司的CEO。他决定放弃半导体内存业务,将注意力集中在微处理器——CPU(CentralProcess%20Unit)。

格鲁夫把这一时刻,称为战略转折点——

战略转折点就是企业的根基即将发生变化的时刻,这个变化又可能意味着企业有机会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但它也同样可能标志着没落的开端。穿越战略转折点为我们设下的死亡之谷,是企业组织必须经历的最大磨难。

英特尔=存储器,这是多么简约而显赫的公式,现在,缔造者之一的格鲁夫要亲手将之抹去。他关闭了八家工厂中的七家,裁员7200人。公司几乎是在一种令人窒息的氛围中摸黑转型。

与IBM的郭士纳需要恶意收购莲花公司才能获得软件技术不同,英特尔在微处理器上有深厚的技术储备。早在1971年,英特尔就成功研发了全球第一个微处理器。

1989年,英特尔推出486%20DX%20CPU微处理器,这是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它首次增加了一个内置的数学协作处理器,将复杂的数学功能从中央处理器中分离出来,从而大幅度提高了计算速度。

在此之前,用户依靠输入命令运行电脑,而有了486,只需点击即可操作。486可以说是即将建成的互联网大厦的重要基石之一。

1993年,英特尔奔腾(Pentium)处理器面世,它能够让电脑更加轻松地整合“真实世界”%20中的数据,从讲话、声音到笔迹和图片。奔腾让英特尔在微处理器的赛道上一骑绝尘,再度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1997年,安迪·格鲁夫当选《时代》年度人物,这是百年以来,职业经理人第一次获得这一桂冠。

格鲁夫在《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中提出了“十倍速变化”这个新概念,它是对“摩尔定律”的一次迭代。

在格鲁夫看来,信息技术的日新月异,让所有企业的战略几乎无法保持长新,“面临十倍速变化,要想管理企业简直难于上青天”。

在这个时候,唯一可以依赖的,甚至不是理性,而是企业家的独断力和偏执力。

一旦卷入了战略转折点的急流中,就只有感觉和个人判断能够作为你的指南。虽然是你的判断将你送入了困境,但它也能够救你出来。

所以,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就在格鲁夫成为《时代》年度人物的时候,新的“十倍速变化”又开始了,世界进入了互联网时代,高通、ARM等手机芯片设计公司开始侵入英特尔的领地,并迅速获得了成功。

2015年,英特尔以167亿美元的代价收购Altera公司。2016年3月21日,安迪·格鲁夫去世。4月,英特尔宣布推迟新芯片发布,这意味着,这家芯片巨头退出智能手机芯片市场。

在电脑时代穿越了死亡之谷的英特尔,在智能手机和即将到来的物联网时代,能否继续它的传奇?谁能够帮助英特尔在噪音中分辨出信号,在绝境中窥见微光?谁能够带领它跨越新的战略转折点?

这个时候,你又需要从书架中找出格鲁夫的书籍,在一扇窗口前阅读,然后像他一样,在绝望中眺望远方变幻莫测的天空。

本篇作者 |吴晓波| 当值编辑 |麻酱

责任编辑 |何梦飞| 主编 |郑媛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