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家游平台情感塞西尔酒店恐怖故事(鬼屋塞西尔酒店)
塞西尔酒店恐怖故事(鬼屋塞西尔酒店)
2022-09-18

美国洛杉矶有一家酒店,其出名方式和大多数高端酒店很是不同,它是被迫着出名的,而且与谋杀、厄运、诅咒、灵异等词汇息息相关,它被全世界许多爱好灵异事件、极具探险精神的人士青睐,进而又有了“鬼屋”之名。

网上有一部很火的悬疑类纪录片——《探索蓝可儿悬案背后的秘密》,讲述的是便是发生在这家酒店一件极具代表性的灵异案件。

蓝可儿是一位华裔加拿大女孩,2013年她入住酒店后不久意外失踪,经过一段时间的大力寻找却没有任何线索,三周之后该酒店的生活用水传来阵阵恶臭,检视楼顶水塔时发现蓝可儿的尸体溺亡其中。

蓝可儿

而这个酒店正是塞西尔酒店,像蓝可儿这样的事件,塞西尔酒店在运营的百年之间,曾发生过许多起。

从酒店业来说,塞西尔酒店是无名之辈,可在灵异圈、悬疑圈,它可是个大咖,拥有一种类似文化符号般的盛名。《美国恐怖故事》《巴顿·芬克》等著名电影,它们的灵感便是来自于塞西尔酒店。

1920年代,美国洛杉矶市迅速崛起,威廉·班克斯·汉纳打算在市中心建造一个高端商务酒店,这便是塞西尔酒店的来历。

1924年,塞西尔酒店破土动工,经过整整三年的仔细雕琢,建成了当时洛杉矶最一流的地标性建筑,整个酒店极尽华丽大气之典范,大规模使用大理石、彩色玻璃窗、雪花石膏像等昂贵材料,宛若一所人间天堂。

塞西尔酒店

1927年,塞西尔酒店正式开业,便迅速吸引了众多社会名流蜂拥而至,他们有各地的豪商、有好莱坞大腕、有政府高官、有慕好莱坞之名而来的游客……

这样的好光景并没持续多久,老板威廉可谓是遭了血霉。他想象的塞西尔酒店,是洛杉矶高大上的代表,凡洛杉矶人士提起这家酒店,眼睛里都有着憧憬之色。

可事实上,开业不久的塞西尔酒店便是厄运缠身,后来更是一直被各种恐怖夸张的死亡事件所笼罩着,哪里还有一点高档酒店的存在感。

1930年代开始后,美国经济遭遇滑铁卢,作为全美重要经济型城市,洛杉矶很快便倒退成为了一个饿殍遍地的贫困城市,美国又极其推崇个性自由,这便导致了犯罪率持续走高。

塞西尔酒店所在的街区,在新的城市规划中被划入贫民区,其高端形象顿时破灭殆尽。中高端人士们,自然不愿意出入这个被贫民围观的所在,原本700多间双层客房,入住率一路走低。

塞西尔酒店

无奈之下酒店管理者只得改变经营策略,把消费人群的档次下降,使得塞西尔酒店变成了一所巨大的快捷酒店兼群租房。

酒店接受长期租户与单人住客,价格相较以往可谓一个天一个地。那时候,酒店周围的马路树荫下,经常睡有无家可归的破产者、流浪汉,他们稍微有些钱后,便会几个人合租住在塞西尔一段时间。

一个社会越是在走下坡路,黑暗中的东西便成长得越快,塞西尔酒店亦如是,在其无奈转型为低端廉价酒店后,入住的人群形形色色的都有,黄、赌、毒这类非法交易充斥其中,酒店为了维持生存,只得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美国经济得以好转,新兴的酒店又纷纷兴起,坐落在贫民区的塞西尔酒店,想要再次转型,却被洛杉矶政府驳回,要其继续维持现状,给贫民区那些社会边缘人士一份念想,不让他们祸害洛杉矶市其他地方。

就这样,塞西尔酒店一步步从富丽堂皇、雍容大气,变成了暗无天日、罪恶丛生……

塞西尔酒店

入住在此的人,都是被现实社会打击得体无完肤的失败人士,有些生意破产巨债压身,有些长期吸毒妻离子散,有些身患不治之症,有些家庭破碎。

后来洛杉矶的导游,是如此描绘这个地方的:“酒店里挤满了社会边缘的人们,这是个聚集了运气不好的人的地方”。

塞西尔酒店的第一起死亡事件,发生在酒店开业的当年。1927年,一位名叫库克的住客,因为与妻子和孩子爆发了很严重的家庭矛盾,在酒店里越想越气愤,最终开枪打死了自己。

1931年,来自曼哈顿的一位中年男子,在客房中服毒自杀,此事迅速被曝光在媒体之上,塞西尔酒店成为当时的著名焦点,或许真是被诅咒过的,塞西尔的厄运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1932年,住客本杰明开枪自杀,没有留下遗书。

1934年,退伍军医路易斯用剃胡刀,割破了自己的喉咙,留下的遗言中说明了自杀原因,是因为被病痛折磨得紧。

1937年,马格罗从9楼纵身而下,哪怕被电话线阻拦了一下,还是被死神收割掉了性命,此案无法确认是他杀还是自杀。

1938年,海军陆战队员汤普森,在顶楼客户住了几个星期后,从顶层飞跃而下。

……

就这样,自第一起自杀案件之后,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塞西尔酒店就有一人自杀,跳楼而亡的、服毒与开枪自杀的人多不胜数,这让许多好事之人,不免脑洞大开。

塞西尔酒店

有人说,这是塞西尔酒店被厄运之神诅咒了,住在这儿的人一定会沾染霉运;有人说,这是塞西尔酒店有一种莫名的磁场,能放大人的消极思想,让他们精神失常,进而产生轻生的念头;还有人说,这儿是失意人之地,这样的住客多了,有想不开的人很正常……

之所以有众多猜测,主要还是因为这些案件多发生在60年代前,当时官方不愿意深究,死者多为底层人士,塞西尔酒店又地处贫民区,当时又不具备技术侦察条件,除过好事者之外,没有警察和市民会注意到塞西尔酒店这个地方。

当时在塞西尔酒店,如果某人自杀,会无声无息地归于尘土;如果某人在此犯罪,只要没留下致命性的线索,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美国著名作家巴特利特在《美食幽灵》这样写过:“因为酒店是个人来人往的密闭空间,所以那里更容易发生自杀和谋杀事件。”

其实,塞西尔酒店本身并没有什么过错,它只是在因缘际会下,承担了美国经济变迁、洛杉矶向前发展的负面影响,细说之下,就是贫穷、病痛、绝望这些东西所蕴涵的无穷重量。

如果说,塞西尔酒店只是“自杀圣地”的话,或许还不会令人太过担忧,可实质上并不仅仅是如此,这儿还是一个谋杀与犯罪的天堂。

在塞西尔酒店百年的时光中,出现过两起令全美惊愕的悬案,出现过两个震惊全美的连环杀手。

1947年的“黑色大丽花”案件,便是塞西尔酒店最著名、最轰动的谋杀案之一。该案件的受害人伊丽莎白·肖特,是美国好莱坞当红女星,时年22岁有着明媚的星光之路,其黑发像一朵绽放的大丽花,是她的典型代表。

伊丽莎白·肖特

入驻塞西尔酒店,在内部酒吧喝完酒后便神秘失踪。几个小时后,距离酒店几公里外的一处公路旁,人们发现了她的尸体,凶手可谓是变态到了极点,以至于现场惨不忍睹,即便是最有经验,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警察,也无法镇定自若。

出于死者生前的身份,以及凶手杀人手法之残忍变态,此事件引起了全美以及西方众多媒体的高度重视,警方不得已只能展开全面调查,这也是塞西尔酒店第一次被撕开了遮羞布。

警方通过摸索,发现伊丽莎白最终停留的位置就是塞西尔酒店内部的酒吧,可由于当时没有监控,实在无法调查出她是如何离开的。

警方又调查了肖特生前的交际圈,可因为她的圈子太过广泛,警方总共花了三年时间,盘问了数千名可疑分子,最终把目标缩小到24个嫌疑人。

伊丽莎白·肖特

其中某夜店马克·汉森嫌疑颇大,马克接受过专业的医学培训,认识许多著名的外科医生,具备精准解剖尸体的条件。

而且,两人还多有纠葛:其一,案发之际,马克与女友就住在塞西尔酒店不远处的另一家酒店;

其二,伊丽莎白失踪前与马克有过最后的对话;

其三,马克曾试图追求伊丽莎白被拒,他可能怀恨在心,加上他又与当地黑帮有关联。

可以说,马克的杀人动力与条件都具备。不过,马克曾经并没有过犯罪记录,警方也找不到实质性的证据,最终也无法断定他就是杀人者。

马特.戈登与伊丽莎白·肖特

还有一个人有重大嫌疑,他是医生乔治·霍得,儿子是LAPD(洛杉矶警察局)负责凶杀案的警探,他极其肯定父亲是凶手,父亲曾收集了众多死者照片,而且与其有非正常接触。

乔治的儿子还爆出了一个猛料,那就是父亲持身不正、心理变态,曾经性侵过自己的妹妹,可因为贿赂有关方面,最终被无罪释放。

在伊丽莎白身死之后,乔治迅速逃往菲律宾,直到老死也不曾回到洛杉矶,这一点又从侧面证实了他的嫌疑。不过,他已经不在美国,警方又没有切实证据,也只得就此罢手。

其他的20多个重要嫌疑人,尽管没有马克和乔治的嫌疑大,可都有一定的作案动机和条件。可无论是哪一个嫌疑人,警方都不曾找到实质性的证据,只得让此案一直空悬。

另一起悬案,发生在1964年,这次直接发生在塞西尔酒店内部,受害者是当地一位颇有名望的接线员,名叫戈尔迪·奥兹古德,她入住酒店后被不明人士性侵、殴打、杀害,进而把其财物抢劫一空。

戈尔迪女士喜欢每天在Pershing广场喂鸽子,为人亲切、富有爱心,很得大家的喜爱。她莫名身死在塞西尔酒店后,当地警方迅速出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仍旧没能侦破案件,抓住杀人凶手。

在美国,人权与自由是最重要的,他们极大追捧个性与解放,是以有很多标新立异的现象出现。在戈尔迪女士身死的当天,就有一个满身鲜血的男子,走过戈尔迪生前喂鸽子的广场,可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警方也无法判定他就是杀人凶手。

最终的结果,还是和大丽花案件一样,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无头悬案,真凶是谁一直成迷,或许他们还会依旧在其他的角落作案。

Pershing广场

塞西尔酒店的两大“特色”,便是自杀与谋杀多发,这让许多变态之人趋之若鹜,被不少杀手视为“修炼场”与“建功地”!

当时的塞西尔酒店,住在其间的房客,永远无法知晓,在他隔壁房间里躺着的,到底是绝望的失意人,还是早已经没有呼吸的尸体,抑或是正在狩猎的变态杀手。

1985年,令全美闻风丧胆的杀人魔头,有着“夜行者”之称的理查德·拉米雷斯,便把塞西尔酒店,当作了自己的藏身地和狩猎场。

在此后一年的时间里,理查德几乎随时随地的在附近寻觅猎物,他们有的是酒店里的住客,有的是无家可归的路人,有的是路边经过的人士。

理查德·拉米雷斯

最终,理查德一共造就了14起恶劣案件,包括杀害、绑架、性侵等,让14个无辜者遭受重大伤害,这里面便有一名华裔女子,被他在塞西尔酒店的地下室性侵后再杀害。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理查德最终还是被逮捕归案,面对政府的审判,他没有一丝悔意,还笑言:“塞西尔适合他犯案,因为这里的人太杂乱了,没有人会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据他供述:每杀一人后,就把其财物卷走,再随手把沾有受害者鲜血的衣服,以及证明受害者身份的东西,扔进酒店的垃圾箱,就放心的回去睡大觉了。

起初,他还有些生疏,到最后觉得和吃饭、喝水、走路,没多少区别,无怪乎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恶劣的十大杀人魔之一。

理查德的出现,把塞西尔酒店从“自杀圣地”转变为了“谋杀天堂”,不曾想到这个杀人魔被抓捕后,酒店还是有人不停被谋杀。直到几年后,另一个杀人魔头才浮出水面。

理查德·拉米雷斯

那是1991年,奥地利记者约翰·安特韦格入住塞西尔酒店,一共住了五周时间,却有3名女性莫名失踪。

直到1994年,警方才知晓这家伙经常在酒店用钱招揽一些不检点的女性,玩弄之后将其直接用内衣勒死,再不声不响地抛尸到附近。

短短5周时间,就杀害3名无辜女性,此前他在别的地方亦是罪行累累,按照他的说法:自己就是仰慕“夜行者”,这才来塞西尔作案的,是要把他的事业继续进行下去,向这位“先驱”致敬!

如此高频率的自杀与他杀,这在犯罪率极高的美国,也是极其不常见的。在美国的犯罪案件中,人命案其实很少出现,像这种连环杀人案与持续自杀事件,更是少之又少。

而今,短短几年里,便逮捕了两个罪恶滔天的连环杀手,这实在令人颇为惊愕,也难怪塞西尔酒店确实被蒙上了一层诅咒色彩!

其实,如果追根溯源的话,还是可以发现一些眉目的,洛杉矶政府把此地化为了贫民区,而塞西尔酒店起初以高档上商务酒店著称,其各种设施哪怕过了很久,仍旧是许多底层人士的梦中所在,他们奔着各种目的前往此地,最终所演化成的,便是这么一出出人间惨剧。

对此进行深思,这是美国经济发展所带来的重大隐患,美国主抓上层建设,对于底层并不那么重视,他们想的是政治,却无法让贫民百姓有一个心安之处,这种种的矛盾、欲望、贪念,再加上那种节制较少的随意生长,最终便造成为了塞西尔酒店这个悲剧多发之地

步入21世纪后,美国整体的治安环境好了许多,对于底层人民的生活保障力度也在加大,整个世界的经济形势都比较好,作为美国本土重中之重的洛杉矶,城市规模越来越广,塞西尔酒店重新焕发了一定的生机。

塞西尔酒店

美国人民极富冒险精神,塞西尔酒店无疑很能满足这一需要,此时的塞西尔已经多年不曾传出死人案件,可各种闹鬼的传说却层出不穷,而这才是塞西尔酒店真正为全美所知的原因。

美国经济虽然发达,可这是中上层很少部分人的发达,他们在经济、思想、文化上都走在时代前列,而坐落在贫民区的普通人,很多还是被上层宣示的一系列东西所奴役。

诸如对待塞西尔酒店的闹鬼问题,美国民间普遍认为这是导致众多死人案件爆发的根本原因。

据传,许多塞西尔酒店的住客,都表示曾看到过黑影在走廊和房间内游荡,甚至半夜还能听到诡异的笑声。

一个叫科斯顿·阿尔德里特的洛杉矶市民,更是曾亲自用相机拍到,从塞西尔酒店酒店飘出了一个鬼魂,这让更多人坚信塞西尔酒店存在严重闹鬼问题。

塞西尔酒店最后一次轰动媒体,便是2013年的蓝可儿失踪案:当时,蓝可儿与一众同学入住此酒店,后来觉得多人一起住有些不方便,便独自一人开了个单间。

2007年塞西尔酒店重新装修,打算走回高档商务酒店的步子。贫民区此时已经不存在,在洛杉矶政府的有关保障下,起码明面上不会再有如以往无处可归的人群。

然而,低收入人群依旧普遍存在,考虑到塞西尔以往的作用,洛杉矶政府批准了其重新搞高档商务酒店,可是必须得留下大量房间,满足低收入人群的租住需求。

因此,蓝可儿入住塞西尔酒店时,这儿仍旧是一个是非多发之地。

蓝可儿每天都与父母电话联系,可自从某天后,父母就再也没收到她的消息,警方出动18名探员,以及多条搜救犬,在酒店附近进行了地毯式搜索,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直到三周后,许多住客开始责问酒店的水质问题,这才在楼顶的水箱中发现了蓝可儿的遗体,经过严密的检验,她的体内没有任何药物、毒品或者酒精残留,身边表面没有任何外伤,似乎一切都指向了其死因为意外溺水。

可网友们对此却并不买账,看到有关方面爆出的酒店电梯监控,蓝可儿在其中精神颇为不正常,似乎在莫名的躲着什么,一会儿大笑,一会儿自言自语,便议论这是鬼上身了。

蓝可儿监控

还有人说:这是政府阴谋论,蓝可儿的死,与当时的一种结核病有关。理由很是扯淡,蓝可儿的英文名是Elisa Lam,与一种叫Lam-Elisa的结核病源测试类似,死者就读的大学是拥有结核病研究中心的哥伦比亚大学。

甚至于连一位曾在酒店的音乐人也被怀疑,起因是他在歌词中写过:有一个女孩,死在水中……哪怕这位音乐人案发前一周,人都不在美国,可还是遭遇了重度网络暴力,让其承受了莫大的压力。

最后,还是警方出面否定了所有的不正猜测,表明蓝可儿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当时没有按时吃药,这才会有电梯中的怪异举动,又意外上了酒店顶楼,神情恍惚不慎跌入水塔。

蓝可儿事件之后,塞西尔酒店入住率暴涨,无数来自各地的恐怖爱好者纷纷花高价,要求在蓝可儿住过的酒店住上一晚。

塞西尔酒店短时间回血了一阵,可事件热度冷淡下去后,该酒店又半死不活了。

最终,塞西尔酒店还是更名易主了,经过再次翻修成为了一家新的酒店,名字改成了“Stay on Main Hotel(美茵住宿旅馆)”。

然而它并没有因为改名而摆脱厄运,不幸的事情仍然在发生,它的名气也仍然与恐怖、灵异所挂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