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家游平台情感只是未到伤心处(只是未到伤心处")
只是未到伤心处(只是未到伤心处")
2022-08-01

在文学作品中,"泪"意象往往表现出了一种坎坷曲折的经历,这是因为在遭遇坎坷曲折经历的时候,人最容易出现的就是流泪。在晏几道与秦观词中,都有关于"泪"的描写,有着非常丰富的意象。晏几道与秦观,同属婉约派词人的代表作家。他们基本上是同时代的人,虽然晏几道比秦观年长十几岁,又晚逝十岁左右。但是在词的创作方面,两人却有着相似的"泪点"。

一、坎坷仕途经历引发"泪点"

我们先来聊聊晏几道坎坷的仕途经历。晏几道作为一个文人,特别是一个宋代文人,他本身参与政事的愿望是十分强烈的,更何况其又颇为自负,自许"少陵诗思"、"白头王建"(《临江仙》)。再加上亲身经历过父亲"太平宰相"的繁华,自然希望得到君王的赏识,但终其一生,也只是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出任"监颍昌许田镇"的低级官职(《邵氏闻见录》),于宋徽宗崇宁四年(1105)年任过一年的开封府推官,后即"乞食退居京师赐第"(《宋会要辑稿·刑狱》)。因此可以说仕途的挫折是晏几道心灰意冷、性格乖戾的关键,也是其沉溺诗酒歌伎,每每发出愁苦之音的症结所在

接着让我们把镜头转到秦观身上。秦观由于科举一再失意,退居高邮,其间曾客游汴京、扬州、越州等地,出入青楼之间。苏轼认为他有屈、宋之才,因向王安石推荐,王安石亦认为其诗文清新似鲍、谢。元丰八年,秦观三十七岁,始中进士,除定海主簿,未赴任,寻授蔡州教授。元裕二年年,苏轼以"贤良方正"荐秦观于朝,为忌者所中,引疾回蔡州。直至元裕五年,才再次召到京师,除太学博士,次年由博士迁正字。在激烈的党争中,依附蜀党的秦观遭到洛党的攻击,罢去正字。过了两年,由校对黄本书籍迁为国史院编修,授宣德郎。在京三年,是秦观一生中最为得意的时期。绍圣元年年,新党当政,排斥旧党,受苏轼牵连,秦观在政治上倍受打击,一贬杭州通判,二贬监处州酒税,绍圣三年徙郴州,又徙横州、雷州。七年之中,远离亲人,颠沛流离,使得词人穷愁潦倒。晚年时,无日不流离于异乡之中,过着孤独沦落、飘零凄苦的生活,心情日趋沉痛。接二连三的打击已令他意气消沉,不再有内迁的希望

二、离愁相思之情引发"泪点"

"泪"意象在离愁相思方面往往会得到体现,反映了离愁相思之苦。晏几道与秦观与艺妓的感情都较为深厚,但是由于现实的阻隔,他们与艺妓只能是短暂的相聚与长久的分别,所以失去的、破碎的都要在梦中去圆满,在梦中去表现他们的爱情与相思之苦。

晏几道在梦中去追随已然逝去的美好,"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临江仙》);"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蝶恋花》),他希望在梦中可以与相思之人重逢,"归来独卧逍遥夜,梦里相逢酩酊天。(《鹧鸪天》);"莫道后期无定,梦魂犹有相逢"(《清平乐》)。梦中虽可重圆了往日的美好与温馨,给他一丝宽慰,但重返现实之后,他所要面临的却更加沉重,"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阮郎归》)。

而秦观忆故人的词作中有形容佳期如美梦易散的词句,如"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鹊桥仙》);"陇头流水各西东,佳期如梦中"(《阮郎归》)。还有表现主人公梦醒后又要回归现实的凄凉与无奈的词句,如"罗帐熏残,梦回无处寻觅"(《促拍满路花》);"梦回宿酒未全醒,已被邻鸡催起怕天明"(《南歌子》);"枕上梦魂飞不去,觉来红日又西斜,满庭芳草衬残花"(《浣溪沙》)。

"泪"意象在文学作品中较为多见,也是生活中较为常见的,晏几道与秦观词中"泪"意象突出了文学创作贴近生活的特色,并在贴近生活的基础上,提升文学创作的艺术效果。当晏几道十七岁时父亲去世后,他一下子失去依傍,无所倚托,便显得手足无措,可以说他是在心灵还没有完全成熟时便被投入了纷扰复杂的社会当中,虽然父亲为其留下巨额财产,可以供其"费资千百万"地挥霍,但由于其不善管理,不到几年便家道中落。往日的繁华与今日的凄凉相比,这种心理的落差是非常大的,可以说,这是其心理畸形的一个转折点。生活境遇的每况愈下,再加世事难料,使得晏几道原本就脆弱的心灵更如同雪上加霜,也就越发走向内敛和封闭,更加多愁善感。

秦观天性敏感脆弱,无论是自然界的春花秋月,抑或生活中的生离死别,都会触动他敏感的神经。"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持酒劝云云且住,凭君碍断春归路。"《蝶恋花》一词中让云儿先喝杯酒,央求它去拦住春天,不要让春归去。奇妙的想象背后是难以抑制的惜春之情。即便是在蝶飞蜂忙、桃杏争妍的初春,他所感受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微雨后,有桃愁杏怨,风流寸心易感,回尽柔肠。《沁园春》艳丽的春景在他的眼中是"愁"、"怨"、是"红泪"。离别令他苦不堪言,别后相思更是令他肝肠寸断。"不忍残红犹在臂,翻疑梦里相逢。遥怜南埭上孤篷。夕阳流水,红满泪痕中。"《临江仙》"夜来酒醒清无梦,愁倚栏干。露滴轻寒,雨打芙蓉泪不干。"(《丑奴儿》),这些都充分地表现了秦观多愁善感的性格。

晏几道与秦观有着相似的"泪点",他们的"泪点"在真实地再现自身悲苦的生活现状的同时,更提升了词作品的艺术效果,使得作品更富有艺术特色。